全本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一人之力 > 第九十二章 天才!印記!大逆轉!

第九十二章 天才!印記!大逆轉!

推薦閱讀: 萬古武尊青山接流水萬古人皇都市最強戰尊教練最強花都最強仙尊廢材傾狂:最強星蘊師都市最強醫仙漫威世界混日子重生之養豬大佬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黑夜之下,雪地之上,唐鴻一記轟天炮打爆了空氣。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

    霎時間渲染出無比慘烈的氛圍。

    只一拳,筋骨如雷鳴,乃至于體表肌膚一寸寸泛著漣漪,仿佛跌宕起伏的莫名波浪,正是融入血肉之軀的高級神物開始脫離,欲要脫離人體,回歸神軀似得。

    這神物已經融合體內器官。

    雖沒有徹底消化,可的確算是唐鴻身軀一部分,孤傲無雙不管用。

    ‘大忌。’

    ‘犯了大忌沒辦法,死……我也得戰啊!’

    唐鴻心在顫,眼底閃爍著痛苦,耐力要素越高,人體越是牢固,神物撕裂身軀的痛楚也就越強烈。

    仿佛有百萬針尖,鋸齒,細線,從體內誕生而出,要把唐鴻整個人統統撕開裂開,渾身上下無有一處不在流血并傳來劇烈疼痛,這已經完全超越當今醫學劃分的疼痛級別。

    凌駕于人類極限之上的痛楚。

    只有超凡扛得住。

    唐鴻扛得住,扛不住也必須扛,因為他現在是顧問級別……一名顧問級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天塌了,唐鴻就是高個子。

    而現在。

    天塌了。

    危險神破空一擊就像是天穹傾塌的無窮壓迫壓過來。

    轟!!

    又是轟天炮,一拳硬撼危險神,唐鴻被壓得跪在地上。

    轟!

    第三次轟天炮,唐鴻繼續硬撼,雙腿都跪在地上。

    轟!轟!轟!

    第四擊,第五擊,第六擊,直到第七次轟天炮打出,唐鴻雙膝徹底陷入雪面之下泥土地。

    哇!

    險些吐出一口血,或許還有一些內臟的碎片!

    可是他不能開口。

    一旦開口,無孔不入的神息就會入侵體內,唐鴻相當于白白浪費了一次換氣機會。

    不是警戒線之外的換氣機會……

    是神息范圍之內……

    可以說,這一戰,自從唐鴻做出了參戰決定,就明白神息之內的換氣,已經是不可避免。

    ‘四次?’

    ‘不……我耐力要素突破,或許能有五六次!’

    唐鴻渾身一震,向左側翻滾,避開神軀又一擊。

    便見金色神力打穿雪面與泥土。

    方圓百米都震動。

    他抬頭,那神軀映入眼簾,如同一尊長著腿部的金色巨鼎,勢大力沉,神圣崇高又威武。

    仿佛要鎮壓一切渺小反抗者。

    象征著絕對正義,絕對公理,不容冒犯的圣潔。

    轟隆!

    神軀動了,一個搖擺,天穹傾塌一般的殺至面前。

    ‘嘿。’

    唐鴻顧不得擦拭臉上血跡,豁然起身迎上去。

    來,來,來。

    戰,戰,戰。

    有什么好怕的呢。

    再疼,再痛,再艱難,總比坐在機艙內、聽著一個個死訊、聽著戰場傷亡越來越嚴重卻不能及時到場的煎熬感覺來得好。最怕不是不戰不出力,而是沒有貢獻力量的機會。

    這下子舒服多了。

    再不用苦苦坐等。

    再不用計算時間。

    我……

    真的不想一個人……

    這樣挺好,大家都在,同進同退同生死。

    “哇!”

    唐鴻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吐出。

    準確來講,是擠出去。激戰時即使吐血也得快點吐,統統擠出去,再把大量空氣吸入肺部。

    嘶!

    神息之內一口氣!

    【叮咚!】

    【遭遇神息的侵入,激發孤傲無雙!】

    神息入體,那一瞬間的傷害,令唐鴻感覺到體內器官隱隱灼燒了起來。

    凈化!

    人體傷害性極高!

    好在有孤傲無雙的作用,排斥出剩余神息,唐鴻橫起左臂在眼前。

    轟隆!

    那狀若耀金巨鼎的神軀爆發出神力,打在唐鴻左臂上,左臂被打的回撞在腦門上。

    唐鴻跌跌撞撞往后退。

    神軀追殺了過來。

    轟隆!

    唐鴻被打的連連倒退,步伐卻異常穩健,如同一座小山頭。

    “我的任務……”

    “我的責任……”

    “就是拖住這尊全盛階段危險神!”

    唐鴻思維很清醒,想的很透徹,無論如何,用盡方法,必須把這尊神祇釘在這片區域。

    劣勢沒關系,處于下風沒關系。

    很正常。

    在場的顧問級別,除了搬山者,沒人能夠獨自牽制一尊全盛階段危險神。

    包括現在的唐鴻想要做到這一點也絕對不可能。

    ‘唔。’

    唐鴻努力地睜開染血的眼睛。

    視野都披上一層血色,右眼看得很清楚,左眼……也快了,大概相當于七百度近視左右。

    ‘等。’

    ‘等我的左眼復明。’唐鴻面色古井無波卻染上大量血跡。

    他開始纏斗。

    盡可能減少神息之內的換氣,這樣才能牽制住更長時間,給其余顧問級別創造機會。

    若想贏……

    就需要默契配合……

    身處四方,眾人齊心,互相創造機會就能一點點挽回局面。

    ‘已經……過去兩分鐘。’

    唐鴻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光漸漸亮起來。

    由465%翻倍到930%的意志臨時打破第三次極限,遠超百分之七百,且附加弒神信念,微微一動,就抵消回蕩耳邊的神祇圣音。

    由493%翻倍到986%的力量臨時打破第三次極限,遠超百分之七百,雖不能融合其余四大要素,卻能夠配合著爆發出超凡之力。

    關鍵是境界數值的翻倍暴漲!

    登峰造極的拳術,顯化出鋒芒,顯化出意志領域,全方位壓制神祇,極大削減神力神息的傷害。

    唰唰唰!

    一束束拳意化刀,切割神軀,留下一條條痕跡。

    除此以外。

    《長跑》戰法媲美登峰境,大幅度提升耐力,體能飛快地恢復。

    《目擊》戰法媲美登峰境,隨便一眼看過去,便有意志力化為無色激光射出去。

    《翱翔》戰法媲美登峰境,大幅度提升靈敏,左右閃避,靈巧至極,同時又能牽制住危險神,將其固定在這片區域,唐鴻進一步可戰,退一步可以拖延。

    如今的唐鴻全方面盡皆強勢。

    境界翻倍,建有奇效,足以讓唐鴻充分駕馭暴漲實力,行云流水,不必擔心會生疏。

    ‘弒神之刃!’

    唐鴻心念一動,左掌一抓,燃燒著意志火焰的弒神之刃一寸寸煉化成型。

    刀光一閃。

    叮!

    神軀斬開一個微不可查小缺口。

    叮叮當當!

    如同打鐵聲音,又如疾風驟雨,連綿不絕的響起,毫無間斷,便見耀金色神軀表面出現大量缺口,卻又在短時間完全愈合,看起來沒有淡化的跡象。

    ‘戰無不勝!’

    唐鴻切回自身的第一信念。

    ‘登峰造極!’

    唐鴻手段盡出,防的滴水不漏,見祂似要走,就往前兩三步,將其留在此地。

    左眼視力在恢復。

    等同近視三百度。

    要知道……左眼復明,象征著唐鴻體內構成完美小天地!

    屆時,對神力神息的抗性,將會得到提高。

    屆時,高級神物的副作用,將會完全消失。

    問題在于能否構成完美小天地。

    那可是天才象征。

    唐鴻曾經極度不自信,如今也不太自信,而腦海回憶中央研究所的桑博士各式反應……唐鴻不相信自己,不信桑博士這人,但卻堅信桑博士針對超凡神祇方面所作出的篤定判斷。

    “哇!”

    唐鴻又吐出一口夾雜內臟碎片的鮮血。

    神息之內第二次換氣!

    那血落在神軀上,濺灑在雪地上,臨戰前服用神物是大忌……從開戰以來就有無邊痛楚沖擊著大腦神經,甚至腦袋都麻木。

    這只是一個小問題。

    嚴重的是……

    唐鴻渾身上下都在流著血!

    這可比郭泊君的惡劣情況更加嚴重。

    首先,郭泊君乃是標準超凡,服用的是小藍瓶,是標準神物,副作用沒有唐鴻這么大。

    其次,郭泊君面對常規神,而唐鴻面對的是一尊全盛階段危險神。

    ‘服用神物不參戰……’

    ‘是因為融入體內的神物會遭到神祇牽引,等同細碎的磁針遍布體內,卻遇到一塊相當龐大的磁鐵。’唐鴻很清楚這個大忌的原理,他看到相關資料。

    神物資源,可能會使用多具神骸原材料……

    所謂的回歸神軀是假象……

    真實原因是神力神息的引動。誘惑是一種力量,誘惑不了超凡者,誘惑不了意志力第一信念,而針對融入體內的神物,卻可以誘惑成功,引導其撕裂人體。

    若沒有‘臨戰前服用神物’的這個明顯弱點,且不說牽制多久,至少糾纏一會兒沒多大問題。

    而現在……

    戰斗變得很慘烈……

    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處處都在流著血。

    這一戰萬眾矚目,也注定漫長,畢竟還有好幾尊危險神正在降臨。

    ‘含氧量還有二分之一。’

    ‘看來不用在神息之內進行第三次換氣。’

    唐鴻拔出弒神之刃,一記刀光亮起來。

    左眼視力恢復到了近視一百度。

    然后近視五十度。

    恢復進程在加快。

    剎那之后,恢復正常,唐鴻左眼變得異常明亮,閃耀著電光雷霆,閃耀著熾烈戰意與兇殘殺意來回切換的扭曲之色。

    咔!

    后背頸椎,五官七竅,全身筋骨抖了抖。

    黑夜驚雷一般的清脆巨響由體內傳出來。

    嘩!

    血流加速,體表泛紅,甚至整個人冒出蒸蒸熱氣。

    汗毛掉落,心臟停止,仿佛人體器官開始抽血,開始換血,從今起與眾不同。

    轟!

    意志翻騰,信念爆發,思維意識寂靜了。

    聲音與畫面消失了,緊迫壓力與流血停止了,黑夜雪山與時間空間乃至于萬事萬物全都靜止不動了,微觀與宏觀的凝固,亙古不變的天地蒼穹再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滄海桑田,日新月異,這一刻好似延長到了一個紀元那么久。

    風不動雪也不動,夜色不動,耀金神軀也不動。

    唐鴻的思維運轉攀升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妙之態。

    渾身上下動不了。

    下一刻。

    所有的寂靜打破。

    彷如有一個細胞從沉睡從封印蘇醒過來,吼叫著,進化著,運動著,移動起來碰觸到第二個細胞,第二個細胞蘇醒也吼叫也進化也運動碰到第三個細胞,緊接著第四個第五個,連鎖式蘇醒效應,只一下,所有細胞都活了。

    轟隆隆!!!

    無聲之處有驚雷當空怒綻!

    氣勢收斂,渾身收縮,以唐鴻為中心開始了浩浩蕩蕩的高燃爆發!

    雪花紛飛,狂風凋零,氣浪滾滾而涌出。

    包括那尊全盛階段巨鼎類型的危險神直接掀翻,栽倒雪地,神軀都變得黯淡。

    唐鴻一格一格抬起頭。

    眉心印記在發光。

    恭賀天才的誕生。

    ‘這是……’

    唐鴻驚奇,神軀襲來,下意識抬起一拳。

    轟隆!!

    一拳轟飛危險神!

    全世界徹底寂靜!

    那神軀回轉,在半空繞了個圈,再一次轉彎殺至,唐鴻出拳,神軀拋飛十余米,乃至于嘁哩喀喳的神軀表面蔓延出一條條清晰裂痕。

    ‘這……’

    唐鴻看了看血跡斑斑的右拳,擎著無堅不摧的恐怖力量,仿佛一擊能夠打碎這天穹。

    無窮無盡的勁道,無可描述的強大在體內不斷誕生,意志力第一信念與四大要素構成了圓滿無暇的狀態,堪稱完美小天地,渾圓合一的超凡之力全數融合。

    這感覺……美妙絕倫!

    這狀態……疊加著一人之力,疊加在力量要素之上!

    吼!

    神軀搖晃,滾滾而至,如同天地大傾軋。

    一腳踢飛之,警戒線換氣,唐鴻眸光幽幽道:“可知……什么是天才。”

    眉心印記閃爍著赤紅光芒!

    如星如月如川如河如云如霧如閃電撕裂黑夜鑄造一柄刀!

    “是我啊。”

    隨著一聲似惆悵似感慨似獨孤的悠長嘆息,那身影一下子橫渡三十余米的距離,一掌拍下,牽動天地大自然的超凡之力壓下去,直接按著神軀砸在雪地上。

    祂還想掙扎。

    神軀試圖立起來,更施展神術,唐鴻歪歪頭,左掌翻轉間,輕描淡寫揚起手。

    輕飄飄一巴掌打爆神術。

    蓬!

    唐鴻一腳踏下去,雪花升起來,神軀裂開躺回去!

    蓬!

    彎腰一拳,千鈞之力,打的神軀如同一條咸魚從地上彈起來!

    蓬!蓬!蓬!

    一氣呵成暴打十九拳,耀金神軀淡化了十分之一,這就是完全不講道理的冠絕無雙的天才!!!

    ‘什么是戰無不勝?’

    ‘就是我。’

    唐鴻面無表情低著頭,俯視著這尊全盛階段危險神,屈膝半蹲就一拳斬下去。

    真正的戰無不勝!

    凌駕于弒神之上!

    斬碎了堅固的神軀表面。

    卡在神軀內,一重重勁道爆發,戰意貫穿天地間,一拳打透了,拳頭打在神軀之下的雪地泥土。

    咚!!

    握緊不知多久,不見血色都發白的右拳落在桌角,中央軍方特派員姜韻湘瘋狂尖叫起來:“天才!!天才誕生了!!!”

    “啊啊!”

    “我的天啊啊啊啊!!”

    仿佛心口炸開。

    仿佛煙花盛開。

    就連她這個總指揮,來自中央軍方太平洋戰區,主導全局的中年女子姜韻湘也無法控制情緒,更何況其余金紅色人員,一個個徹底懵了,緊盯著模糊不清的實時屏幕,隱約可見弒神者眉心似有一個印記。

    “那,那是……”好些人眼淚直接流出來。

    “天,天才……”好些人無聲無息笑了笑又忍不住哭出來,哭完再笑,情緒控制不住了。

    “至強的天才,又是弒神者,我們還有機會啊。”

    大多數人根本說不出話來。

    只能發出一些簡單擬聲詞。

    或是又笑又哭,或是謾罵神祇,或是跳著腳扯脖子大吼大叫,整個指揮室瞬間變得亂嗡嗡,如同萬人空巷,場面激蕩難言,在場眾人徹徹底底爆發了。

    天才啊!那可是超凡天才。

    弒神者!代號弒神者、那位傳奇是天才。

    “我的媽媽呀!!”

    不少金紅色女子捂著臉抱著頭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感情高燃到極點。

    開心,喜悅,激動,亢奮,全都達到臨界點,言語已蒼白無力,只有這樣才能夠勉強表達內心的泛濫情緒。

    “殺了祂。”

    “求求你打死祂吧。”還有一個個發出語無倫次的呻吟,把唐鴻當成漫天仙佛老天爺的祈禱。

    天才是巔峰強者,這是強調無數次的超凡概念。

    超凡世界的天才,不講道理,上天賦予的才能,不可理解,而眉心印記就是天才的唯一標志。

    姜韻湘差點忍不住把眼睛貼在屏幕上仔細觀察。

    但她作為總指揮……

    自有其過人之處……

    “各回各位!”

    一聲低喝,鎮壓全場,所有人立刻收斂內心情緒,短短幾秒不到,就變成正常模樣。

    從喧囂菜市場到落針可聞只用了幾秒而已。

    那神態變化的像是演戲。

    姜韻湘狠狠搓了兩下臉龐,整張臉都在發燙,她沉聲說道:“最西邊國土邊境那尊災難神……哪個負責跟進的立刻匯報!”

    “報告!洲際導彈已引爆,全部引爆成功,入圣者尚未抵達,預估攔截時間二十三分鐘,攔截成功率較高。”

    聽完。

    姜韻湘點了點頭,掃視全場,滿意頷首。

    西寧分區的作戰指揮中心等同超凡的后勤支撐,絕不能松懈絲毫……剛才的情緒失控,所有人全都失態,是由于天才的誕生太震撼太驚喜。

    “讓戰場附近金紅色做好救治傷員的準備,哪怕輸了,盡量減少超凡者的傷亡。”

    “中央研究所前幾天送過來兩臺專用于切割異空間結晶的水銀武器送過去了嗎。”

    “統計傷員數量,身份,立刻上報給官方。”

    “繼續檢查周邊,雪山附近,禁止任何人接近……一旦有人接近,我不管那是信徒還是普通人,要么弄暈要么死。”

    “神力注入早已經開始,過去十八分鐘了……降臨過程達到二十分鐘以后,祂們隨時有可能顯化神軀,讓在場金紅色準備好引爆器,只要祂們顯化,先用炸/藥/炸/彈,記住讓相關專家估測數據,千萬不要影響到危險級戰場的超凡們。”

    姜韻湘有條不紊下達著一條條具體命令。

    散發著大權在握的果決之色。

    常規級戰場,危險級戰場,一個都不能敗亡。

    關鍵在于神祇何時會顯化。

    最好慢一些。

    要是兩分鐘之后就顯化神軀,姜韻湘只能發出撤退信號,等同宣布兩大戰場所有超凡全都得立即撤離,第二重防線失效,這一夜西寧分區……全面崩盤。

    “時間。”

    “再給我們多一點時間。”

    姜韻湘默默祈禱,閉上眼,腦袋昏昏沉沉的。

    睜開眼,就恢復冷靜。

    “各位。”

    姜韻湘沉聲說道:“我現在要知道所有顧問級別的具體狀況!”

    “報告!代號搬山者外加十位頂級超凡牽制兩尊危險神。”

    “報告!代號紅茶紅葉外加十二位頂級超凡……一尊危險神,神軀淡化到了十分之七,即將完成擊斃。”

    “報告!代號獵風者、代號火龍果與代號志愿者已經配合擊殺了一尊全盛階段危險神,正在應付第二尊,神軀已淡化十分之五。”

    “報告!代號弒神者牽制一尊危險神,神軀已經淡化到十分之三。”

    ……

    帝都分區,黃河組織,總部顧問辦公室。

    走來走去的余茗接到實時戰況的那一刻,一下子愣在原地,滿臉呆滯。

    “唐鴻?”

    “先后簽訂了次級天才,亞圣合同的唐鴻終于成為天才了。”

    余茗徹底窒息了。

    天才啊。

    蒼天在上啊,她當初哪里想得到一個剛從特訓營結業沒多久的年輕人短短半年不到就成為天才……簽訂次級天才的時候,余茗是漫不經心,簽訂亞圣合同的時候,余茗是平等對待,比較重視。

    可也沒敢往天才那方面去想。

    直到唐鴻一次次締造奇跡才改變余茗看法:“唐鴻注定要成為冠絕無雙的天才。”

    這是人類的奇跡。

    或許每逢大劫,大災難,末世來臨。

    人類就會涌現出一個個璀璨如烈日星辰的偉人,英雄,站起來無畏抗爭。

    “好。”

    “好事兒。”

    余茗揮了揮左手,掏出手機,將這條喜訊發給墨總長,她繼續走來走去,她很清楚真正的危機才剛剛開始而已。

    那幾尊危險級神祇快要顯化神軀了啊。

    想著想著,有點急了,余茗習慣性推門而出,走向總部顧問盧昱岷的辦公室,左掌搭在門把手,才瞬間驚醒過來。

    這個辦公間空的。

    沒人,以后也不會有人,這間辦公室將會為盧昱岷永遠留著。

    “老盧。”

    “特大喜訊,我跟你說……”余茗靠在辦公室木門門框,輕聲訴說,眉眼都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

    云海分區,闐生組織,總部顧問辦公處。

    聽聞唐鴻成為了冠絕無雙的天才。

    坐在辦公室之內,始終沉默,只能坐著等消息的幾個人全都樂開花。

    張博元瞇著眼睛:“這一戰沒準能贏。”

    “閉嘴!閉嘴!”費谷連忙捂住張博元嘴巴叫罵道:“別他媽立flag。”

    張博元舉手投降:“好吧好吧大哥我錯了。”

    “哼!”

    費谷狠狠瞪了眼張博元。

    他們身在云海市,距離太遠了,根本過不去。

    但聽聞這一戰的艱難局面,內心有點絕望。聽到唐鴻激戰時成為天才,終于有了點盼頭,這一戰不能輸啊。

    第二重防線失效,分區崩盤,全國將淪為戰區。

    那……

    近幾年超凡的血,豈不是白流了嗎。

    一次次阻擊,一次次死戰,為的就是這片國土不要淪為戰區。

    “戰區……”

    “一旦變成了戰區……那將是所有人的噩夢。”

    黃河組織,云海分部辦事處,顧問柳笙瞥了眼頂級超凡李光磊。

    夜色深沉,墻上掛著山水畫,窗邊擺著一盆盆君子蘭。

    咕咕~

    水壺燒開,柳笙給自己倒滿一杯水。

    又用意志力隔空倒滿第二杯,移到李光磊身前,李光磊連忙接過滾燙的一次性水杯說道:“謝謝,柳顧問不擔心嗎。”

    “這時候了,擔心沒用,輸贏不是我們超凡者能夠掌控的。”柳笙抿了口熱水,聲音低沉:“還不明白嗎,第二重防線開始,就代表神祇祂們有了百分百把握。”

    “祂們有萬全之策。”

    “而我們……”

    第二重防線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

    足以證明很多事。

    “不過呢。”

    柳笙沉默了一會兒,忽地淺笑,嘴角上揚了起來:“祂們怎么料得到方方最為中意的那個年輕人在這場生死之戰完成華麗突破呢,有天才誕生,應該能贏吧。”

    咕咚。

    李光磊一口飲盡滾燙熱水,拍了拍胸口問道:“柳顧問覺得勝算能有多少。”

    柳笙搖頭:“我不在戰場,不敢輕易判斷。”

    “大約呢?”

    “不好說。”

    柳笙依然搖頭。

    “好吧。”李光磊見狀只好繼續關注實時戰況,黑夜籠罩云海也籠罩著兩千公里之外的西寧分區,電波訊號傳遞著一個個實時訊息,很多超凡者都在默默地關注,不止李光磊。

    現在過去也沒用。

    第二重防線,通常半小時之內,輸贏即可見分曉。

    此次應該會拖得長一點,可也不會超出一個小時……這時候再調動顧問級別很容易引發別的問題,一個分區崩盤就算了,再搞得第二個分區崩盤,那就不用再等到明年盛夏了,撐不到那個時候。

    忽然間,李光磊面色一動,一下子站了起來:“糟了……第二枚異空間結晶出現了!”

    “恩?”

    “有人搶到了?”

    不知怎么的,李光磊面色發怔,情不自禁回憶起去年夏天,特訓營結晶之戰的一個片段,唐鴻大概也如此。

    第二枚結晶出土。

    眾超凡合力,不惜一切代價,終于搶到那枚異空間結晶。

    結晶飛出……

    有人撲過去拿了起來。

    “跑!”

    這一刻所有視線匯聚一人之身。

    “跑!”

    隋舒翔大腦一片空白,扭頭狂奔。

    毀結晶……毀結晶……毀結晶,滿腦子只有這么一個念頭,隋舒翔跑向水銀武器的所在位置。

    與此同時。

    有三個金紅色拎著水銀武器迎上來。

    超凡拼命……金紅色也拼了!哪怕進入神息浪潮會死亡,亦無妨,要把水銀武器切割機用最快速度送到隋舒翔身前!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澳门赌博公司网站大全-在线赌博游戏平台-正规赌博游戏公司_七年级常考作文